• 欢迎访问:sdninsights.org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拆弹英雄免费观看]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蕩妇李静之乡村轶事        我和我的高中丝袜老师        三个女人       我的老婆叫吴蓉        母亲被沦陷的自述
    回忆我们夫妻这十年的性与爱        宾馆系列之礼品店小静        美丽女友春光外洩记        老婆为了升职给她局长操了        我的妻子真体贴        


      一栋豪华公寓内,一个年轻人赤裸着下体,一个貌美少妇趴在年轻人胯部,头不断高低涌动,年轻人大手揉弄着她的豪乳,少妇彷彿的到的勉励,头部的套弄速度加快,小嘴讲肉棒全部含在嘴里年轻人旁边的沙发上跪坐着另一个俏丽成熟女性,身上穿着黑色西装套裙,里面的白色衬衫被撕的七零八落,搞搞矗立的巨乳将西装顶起来,苗条白嫩的大腿上穿着黑色连裤丝袜,脚上穿着紫色尖头细高跟鞋。

      年轻人另一双手时而抚摸那双诱人的黑丝美腿,时而揉捏那让人浴火难灭的巨乳。

      两人不知疲惫的亲吻着。

      年轻人看着两个美妇微笑开口说道:「两个小母狗,今天都按照爸爸的爱好来打扮了?」「爸爸,性奴女儿…想要你的大鸡吧了。」一直在口交的少妇说出一番不知羞,乱辈分的话语。

      「啪…啪…」

      年轻人的伸出双手,在两个美妇饱满的黑丝臀部上狠狠的拍打一下:「两个贱奴给爸爸去跪下,让爸爸来操你们的骚*。」闻言,两人跪在冰冷的地闆上,那一巴掌让她们的情慾达到的巅峰,根本感受不到疼痛,只能感受身材中,黑丝包裹的骚*中带来的炽热感。

      跪在地上的两人,努力的夹紧饱满苗条的黑丝美腿。

      年轻人站在她们身后,慢慢靠近,每走一步,跪在地上的两人心跳加速,双腿感到疲软。

      带着一丝笑容,双手慢慢抚摸她们两人的黑丝翘臀,一只手扶着大鸡吧,对着左边的少妇慢慢插入。

      「阿…」

      左边的美妇失去的视觉的效果,身材感官更加敏感,感受到那宏大的肉棒缓慢的插入时,嘴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动人悦耳的呻吟声。

      「骚女儿的*还是这幺紧,是不是天天都想着爸爸操你?」肉棒的插入让他感到到里面的紧凑感和湿润感,一只手不断拍打少妇的臀部,一遍慢慢的抽插。

      「阿…是…好爽…女儿…女儿…每天…都…想要…爸爸…的大鸡巴…」「爸爸…用力…用力干…干你的女儿…」「我到底是你爸爸还是你老公…告诉我…」「阿……你这个…色狼…你认为…认为…我不知道?在床上…你…你就想要…想要我…当你的女儿…」还没等少年开口说话,旁边的另一个黑丝美女就急不可耐的说道:「不準,你是爸爸老婆,我才是爸爸的正牌女儿。」搂着少妇的细腰,大鸡吧大力有速的抽插,看着那随着动作摇摆的豪乳,再看着胯下这个女人的浪叫声和母女的对话,少年嘴角浮现成功驯服的笑容。
    082353e6aaac51ncp05hhp.jpg
      「乖老婆…我想要天天干你,随时干你,在你骚穴当中射满我的精液。」「好…好…好老公…老婆…老婆的骚穴…就是…就是…就是你的…你想…想怎幺干…就怎幺干…我…我好…好爱好…被你干…」宏大的肉棒全部插入她的骚穴当中,在哪花心当中爆发出来,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花心和子宫,射完精,不理会她的抽搐,抽出大鸡吧,对準旁边的女人就是操。

      「不要…不要…阿…不要…爸爸…我要…我要…我要吃…吃…妈妈…里面…里面的精液…」「乖女儿,精液爸爸有的是,天天给你吃,让我操逝世你…」「逝世了…逝世了…爸爸…爸爸…操逝世…操逝世你…的…女儿…女儿吧。」大鸡吧在这女人中快速的抽动着,感受着那紧凑的快感,看着旁边已经被操晕的少妇,他的速度慢慢加快,操的更加用力,顺便俯下身去亲吻那黑丝翘臀,全部脸放在哪黑丝翘臀上感受那丝袜和女人的体味和柔顺感。

      回想着前几天的天降下来的福利,他嘴角的笑容更甚。

      如果没有那天降的福利,可能邻居的这对崇高俏丽母女根本不会正眼瞧他一眼,然而现在,这对母女跪在自己地上求操,而且还成为自己的性奴女儿,每天都知道穿着包臀裙,OL制服和丝袜高跟取悦自己。

      这年轻人叫楚天,一个大众名字,脸庞也是一个大众脸,放在街上也就是个普通人。

      前几天他突然感到一阵心烦,胃不断的翻滚,心中涌现想要呕吐的感到,急忙之中跑到卫生间当中。

      刚刚打开门的他,突然看见卫生间当中涌现一阵绿光,带着未知的胆怯和创造新大陆的高兴感,慢慢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绿光。

      刚刚一触碰,他的感到大脑彷彿想要炸开一样,各种未知的知识涌现在脑海中。

      本来这是一种未知大陆上的黑暗奴隶魔法,被原住民法师们集力驱散,没想到这魔法跑到了地球,而且涌现了撕裂空间,停留在他的卫生间当中。

      奴隶魔法只有短短的两种施法,一种就是绿光所代表的的奴隶,另一种就是释放。

      得到魔法之后,他就想要实验他所得到的魔法,刚刚打开电梯就看见隔壁自满,性感的母女回来。

      母亲叫田静,女儿叫冷碧莹,都在一个女子学校教书,田静是学校校长,女儿是学校老师,每天都是制服丝袜诱惑,以前高不可攀。

      而现在,楚天得到了魔法,心中对于驯服这对绝色母女的愿望越来越强。

      跟着她们走出电梯,伸出手,在手心凝结一阵微弱的绿光,对着这对母女释放之后,带着紧张的心情慢慢向着她们走过去。

      女儿冷碧莹回头看着楚天不在是以前的那种冷淡,脸上的笑容变得热情,粉嫩的脸庞添上了一阵红晕。

      到了这里,楚天知道这魔法不是假的,这对母女已经被自己所俘虏,心中的愿望不断攀升,胯下的大鸡吧也擡开端来,硬的发胀。

      「女儿,来给爸爸舔舔大鸡吧。」

      冷碧莹脸上的红晕更重,但也很听话的跪在他脚下,伸出手将他的拉链拉开,顿时感到一个宏大的肉棒拍打在她的脸上,脸上娇嗔的抱怨道:「坏爸爸,在楼道让女儿给你口,还要打人家。」楚天看着冷碧莹的这骚样,只能傻笑:「乖女儿,这是你爸爸对你的爱,快点给你爸爸舔,硬的痛。」冷碧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撅了撅嘴表达不满之后,乖巧的伸出香舌在宏大的肉棒上仔细的舔了起来,先是在龟头上缓慢的舔,一边舔一遍媚眼看着楚天的表情。

      楚天面带笑容,伸出手抚摸冷碧莹的脑袋。

      看着楚天很满意的模样,持续舔着棒身,然后在楚天的眼神下将肉棒吞入全部性感小嘴当中。

      冷碧莹彷彿感到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一样,越来越卖力,仔细的品嚐着。

      楚天慢慢的微动,让鸡巴在性奴女儿冷碧莹的嘴中抽插起来。

      大鸡吧将的她的小嘴紧紧的撑了起来,紧凑的感到让楚天感到很舒服,很舒服,虽然比小姐的口交生涩很多,但这可是梦中女神给自己口,而且还是穿着黑丝高跟,跪在地上叫自己爸爸,心中的满足感没有任何语言能够表达。

      至于生涩,那更好解决,以后,慢慢调教就行,想着这对母女以后在自己身上挨操,他心中的满足感更高。

      鸡巴越插越深,慢慢达到喉咙了,楚天创造冷碧莹的吸收能力不是一般的高,第一次就能插到喉咙。

      「哦…女儿…爸爸…爸爸要来了。」

      楚天抱着冷碧莹的头加快速度抽插,宏大的鸡巴在冷碧莹性感小嘴中快速的进出,冷碧莹也在用他的性感小嘴用力的包裹着大鸡吧,让鸡巴不要脱离出。

      「…阿…」

      大批的精液爆发出来,冷碧莹的小嘴受到精液的袭击,慢慢的鼓了起来,喉咙也发出吞吐声。

      声音不断,然而楚天的精液也是不断,走廊的地上也慢慢生动着白色的精液。

      足足过了半分钟,楚天终于结束射精,但依然没有抽出肉棒,反而停留在冷碧莹嘴里,让她清算乾净。

      冷碧莹彷彿爱上了他的精液,仔细的乾净着棒身上的精液,吃个不停。

      看着一旁打开门没有走进去,而是待在原地仔细观看的田静,穿着黑色丝袜和尖头细高跟鞋,楚天看着她笑道:「老婆,过来给你女儿分担一下。」田静刚刚迈开脚步,没想到冷碧莹突然开口说道:「不要,我要一个人吃。」说完话之后,冷碧莹就持续埋头品嚐,彷彿当田静丝毫不存在一样。

      田静面带红晕,怒样的抱怨道:「有大鸡吧就忘了养大你的妈妈?」「我是爸爸养大的,我是爸爸的乖女儿。」楚天看着母女的对话,嘴角的笑容更甚,他爱好有思想的奴隶,也就是听他话的奴隶,并不是那种冷冰冰想机器一样的奴隶。

      「乖老婆,过来,老公帮你。」

      田静噘着嘴一脸的不满,目不转睛的看着大肉棒慢慢走向楚天,彷彿在说:

      这肉棒应当是我的。

      随后,冷碧莹清算乾净之后,看着走廊上还有遗留的精液,刚刚想要俯下头去舔进食道的时候,楚天突然把她抱了起来:「乖女儿,太髒了,别舔,想要吃爸爸以后天天给你吃。」「可是…」闻言之后冷碧莹还是有些不捨。

      「听话,以后给你吃,先帮爸爸把你妈妈的丝袜撕个洞,让我先干这个骚货,再干你。」随后「一家三口」就在楼道中干了起来。

      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忘情交合的时候,走廊尽头居然涌现一个绝色少妇正在偷看,看着她们三人的腐烂「交配」右手不由自主的放入自己的裆部开端自慰起来。

      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根在田静身材中不断抽出运动的大鸡巴,看着冷碧莹跪在大鸡巴面前不断亲吻吸允那根史诗大鸡吧。

      脑海中不断理想着,如果那根大鸡吧插入自己的身领会是什幺样的一个情况,自己会不会爽的晕过去。

      ????????????????????????

      在田静家里操完两个母女之后,坐在沙发上抱着女儿冷碧莹放在自己双腿上,一遍亲吻着她的豪乳,一遍看着厨房中正在做饭的田静,突然感到这样腐烂的生活可是很多富二代也不能拥有的。

      10分制度的话,田静母女也就是9……7左右,缺乏的也就是光环,她们母女可是比很多女明星还要俏丽。

      「爸爸…晚上陪我们去逛街吧…」

      冷碧莹一边帮楚天打飞机,一边亲吻他的耳朵开口说道。

      「好阿,顺便买点高跟鞋和丝袜,还有再买一些情趣类的东西。」?????????????????

      晚上逛街的时候,楚天一个人搂着母女两的腰部,羡煞旁人,跟着楚天之后,两人的穿衣作风大改,为了取悦他,都穿上的性感的衣服,尤其是包臀裙穿的更多,而且一般情况下都不穿内裤,必不可少的就是丝袜和高跟。

      高跟鞋和丝袜也是有着硬性条件,硬性条件就是丝袜必须连裤,不能开档,他爱好撕破丝袜的那种感到和声音。

      另一个就是高跟鞋,高跟鞋必须穿细高跟,而且不能是露出脚趾的,包足细高跟。

      三个人来到一家高级丝袜店,楚天选了几种色彩的丝袜,对着服务员开口说道:「黑色,白色,浅灰,还有其他色彩的连裤袜各来一箱,黑色的来五箱。」服务员傻了:「阿?先生,你断定要买这幺多吗?」田静母女在一旁捂嘴害羞的笑着,楚天脸微红开口道:「是的,就是这幺多,但你们要帮我送货。」服务员好奇的看了一眼田静母女之后,再看看楚天,心中不知道想着什幺:

      「好的先生,我们马上接洽工人帮你送货,现金还是刷卡?」「刷卡!」买完丝袜之后又去给田静母亲买了十几双各色各样的情趣细高跟鞋,之后又买了一些各种裙类。

      不单单是如此,还买了很多SM的道具,他也打算找人装修一下他的房间,打算把哪里改革成SM房间,至于以后睡哪里,这不是一个很简略的问题吗?

      冷碧莹开着车行驶在回到公寓的路上时候,看着一旁小鸟依人一样,全部人都靠在自己身上的田静,伸出手抚摸她的美腿丝袜,慢慢举了起来,用嘴在上面亲吻着。

      「不要阿…老公,上面很髒的,有很多灰尘,回家人家穿新的给你舔。」闻言之后,楚天慢慢放下她的美腿,在她性感小嘴上亲吻着,手不自觉的抚摸她那36F的豪乳。

      拿着手机突然想起曾经最爱上的论坛,里面各种赤裸裸,并且很诱人的照片,理想着,如果把田静母女的照片放上去会产生什幺样的反响。

      随后就让冷碧莹找一个安静的处所停车,开端借用车灯给这对性感母女拍一些不露脸的照片,各种大标準照片,美腿,美臀,母女跪着口交,还有一些野战的图片。

      拍摄之中顺便打了两炮,拿着手机一脸满意上车,持续驶向公寓楼。

      人虽然在车上但思绪全部都抛在外面,想着刚才田静母女的配合,突然之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她们那动人美貌,性感尤物一般的母女和妹妹时候,他全部人就不正常了。

      慢慢下定决心,绝不放过那两个尤物,哪怕是乱伦,也不能放过自己的母亲楚菲雅和妹妹李梦蝶。

      他家里有些複杂,楚天是跟着母亲姓,妹妹纪念父亲,然而姓氏的决定也牵扯着两个大家族。

      来到田静家里之后,楚天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看着论坛上面的回覆,楚天心中的满足感溢于言表。

      论坛上的网友们对于他的生活都是充满着各种爱慕,各种评论充满着他的脑海。

      其中一条:大神,接洽方法可以给吗?一万一夜。

      看着这条评论,楚天笑了笑,他可没有那种绿帽情节,也不会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虽然可以凭藉着自己的魔法能力开一家世界着名的鸡店,但他永远不会这幺做,魔法的力量只为他一个人服务。

      等候工人们离开之后,冷碧莹上楼洗澡换衣服。

      楚天抱着双腿抱坐在沙发上的田静,脚上的那双紫色高跟鞋也没有脱下,田静的坐姿喜迎了丝袜控楚天的注意,因为那双俏丽诱人的黑丝美腿因为他的坐姿,已经有很多都裸露在外面,裸露在空气中,田静可以说是那种传说中的前凸后翘,伸出手慢慢抚摸她那被黑丝包裹的性感翘臀,圆滑的触感刺激着他的全身,感受着丝袜的润滑质地,顺滑中带点坐姿的皱褶,手感很好。

      她知道楚天的爱好是什幺样,所以知道怎幺样取悦他,彷彿他就是她的神,缺乏他就没措施过日子,眉眼中带点羞涩,脸庞微红,这几天下来,她的皮肤变得更好,彷彿年轻了许多。

      享受着楚天双手的抚摸,媚眼微闭,全部人都靠在他身上。

      对照冷碧莹的话,楚天更加爱好田静,可能是带有一丝对母亲楚菲雅的寄託,也是因为田静的年纪身份,再加上她种了魔法,对自己那种粘人的情绪,彷彿一刻也不想离开的感到,让他很是享受这种感到。

      毕竟短短几天,两人的情绪拥有着天翻地覆的转变,而他也创造爱上了这个女人。

      「我妈妈明天要回来了,我打算带你们见见…」楚天抱着田静,一只手拿过旁边的香菸和打火机时候,田静瞬间抢了过去,点燃一支香菸递给楚天。

      「咳咳…」因为不会抽菸,吸了一口反而被呛了一口。

      「我又不是没有手,不会抽就别给我点烟。」楚天拍了拍她的背部。

      「人家还不是想要为你做一些事阿…」带着楚楚可怜的模样,全部人都靠在他身上。

      如果现在有其他人看见在外面自满冷峻的田静是这样,确定会跌掉大牙。

      「你是打算让我们和你妈妈怎幺见呢?」

      「是打算在床上赤裸坦诚相见?」

      田静面带调侃笑意,望着楚天开口。

      楚天笑了起来,一只手直接袭胸:「你这小母狗敢调戏我了?看我怎幺操你。」「哼…谁怕谁…」能忍?被寻衅能忍?当然是不能忍。

      随后楚天把田静抱起来,让她靠在沙发上坐好,随后拉开拉链,左腿站在沙发靠背上。

      20釐米的大肉棒涌现在田静面前,她全部人都变得红晕,迷晕起来。

      伸出手抚摸那给她带来快感的大鸡吧:「好大…爸爸的大鸡吧好大阿…」楚天扶着大鸡吧和田静的头,慢慢让她的头往前压,让她给自己口交。

      田静的口技越练越好,舒服的让楚天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她面带自满的擡开端看着楚天,更加卖力,速度也越来越快。

      开端只是一只手握着大鸡吧配合小嘴的套弄,慢慢创造大鸡吧更加硬之后,又加了一只手,双手齐下,一起握住那大鸡吧。

      即使是把大鸡吧抵到喉咙也不能包裹着全部肉棒。

      这样居高临下让田静给自己口交的画面,让他感到更加爽,那种心中散发出的自满感达到的顶峰。往下看,就能看见田静那双黑丝美腿和那双达到八釐米左右的紫色细高跟鞋。

      那双黑丝美腿不断交替摩擦,想要缓解一下那种心中,眼中和口中那种情慾感。

      「小母狗,爸爸的大鸡吧好吃吗?」

      田静点了点头,持续不断的口交,擡开端用着那双媚眼看着他。

      「持续,持续给爸爸舔,以后每天早上都必须吃爸爸的大鸡吧。」闻言之后,田静那被大鸡吧包裹的红妆小嘴彷彿在笑,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你刚才不是说怎幺和我妈见面吗?」

      田静乖乖的吐出大鸡吧缓了一口吻:「老公,那人家这幺大年纪,你妈妈会吸收我吗?而且…而且你还操了人家女儿。」楚天下定决心要应用魔法奴隶自己的母亲楚菲雅,所以用着硬到发胀的大鸡吧对着田静的脸颊摇晃拍打了一下,随后再一次插入她的嘴巴。

      「你们就这样见面,你们都是我的性奴,我的女儿,我的女人,都是穿着黑丝高跟任我操的贱货。」田静闻言,瞬间感到很是夸张,但随后又感到理所当然,自己男人是什幺样的性格,经过这几天的生活她早已知道。

      口交越舔越硬,浴火越来越难打消,楚天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放出大鸡吧,筹备要操她。

      田静乖乖吐出肉棒,笑着说:「爸爸,女儿跪在沙发上可以吗?」「爸爸準了,跪好。」楚天指着沙发。

      拍了拍田静的黑丝屁股,示意她过去跪下。

      迅速的跪在沙发上,调剂好角度距离后,勾着食指让楚天诱惑着。

      楚天来到她那性感的屁股后面,面对一双微微离开的黑色丝袜美腿,嚥了口唾沫,双手从穿着紫色磨砂细高跟的美脚开端摸起,享受着丝滑的感到,一路向上抚摸,对照起来的确比冷碧莹的肉多一点,虽为母亲但更加柔嫩,丝袜纹路清楚可辨,手感一流。

      楚天的两只手最终在田静的丝袜蜜穴处相会,那里隔着丝袜已经汪洋一片,楚天用大拇指在她穴口的地位高低按动,水更多了,她也开端呻吟起来:「哦……舒服……爸爸……你的手……弄得女儿真舒服……往上一点……一点点……对……哦……就是那……又酥又麻……舒服逝世了……」楚天想那里应当是她的阴蒂,一经触动,她立马不安分,全身扭动,双手抓紧自己大腿,频频挺胸摆头,他的拇指根本无法找準地位,只能摸索着挑逗。

      楚天扯起田静裤袜的裆部,向两边一用力,丝袜应声被撕破,露出里面粉色的木耳,那丝袜湿得简直可以拧出水来,他把鼻子凑过去一闻,淡淡清香飘进鼻腔,是女人情到深处的味道,令人神往。完整没有一般女人那种腥臭味。

      撅起屁股挨操的田静双嘴紧闭,脸上那种急切感溢于言表:「爸爸,操,快点…快点…快点操…操女儿吧,女儿受不了了。」田静的这几句调情话,充满的抓住了他的心坎,这几天下来,田静已经知道他的爱好,只要没有冷碧莹,就让她叫爸爸,叫主人,有冷碧莹的话,才会让她叫自己老公。

      面对田静这样的极品熟妇,这样的不知羞耻的叫自己爸爸,楚天也受不了。

      楚天站起来,用手扶着大鸡巴,随后龟头「嗞」地一声插了进去,换来田静的惊呼和解放声,她终于可以持续得到楚天爸爸的大鸡吧疼爱。

      「啊!!!爸爸……爸爸……好大……慢一点……爸爸…人家受不了……受不了……」田静咬着下唇,发抖着说。

      一只手揉捏着她那双豪乳巨乳,另一双手抚着她那傲人的黑丝翘臀,用手在上面不断的肆意抚摸和肆意揉捏。

      臀肉和黑丝的完善联合,让他的手触感的到了一万分的加成,大鸡巴的抽插更加快。

      感受着那双坏手在自己引认为傲的翘臀上肆意揉捏,田静带着一些不满,用着全身力量狠狠的夹紧楚天的大鸡吧。

      感受着田静的那种较劲,楚天越插,心中那种射精加快速度的感到越来越强。

      放慢动作,楚天用着大鸡巴一点点向里推动,而田静渐入佳境,慢慢放鬆开来,不再是刚交合处那种排挤。那眼神也更加放蕩,更加骚气十足,脸上浮现出媚笑,一只手抓着田静的头髮,追随着插入的节奏不断涌动。

      「来呀……爸爸……用力……再深一点……操女儿……操女儿的骚穴……别可怜女儿……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她浪叫着寻衅。

      田静的身子开端高低波浪式地扭动,挤压着骚穴里的肉棒无比舒爽,虽然楚天可以把持住不射出来,可这样也不是措施,僵持之下最终也不能制服她,必须另外再给些刺激,于是,楚天把眼力转向她那双穿着紫色磨砂高跟的脚,足弓高耸,线条匀称,在黑色波浪纹的丝袜下显得十分诱人,楚天伸手托住的她的性感美腿,在她小腿嗅了起来。

      当鼻尖凑过去,没有汗味,只有一阵清香缭绕,沁人心脾。一只丝袜美腿被他握在手里,瘦弱惹人怜,脚型整齐秀气,娇软香嫩,藏在黑色丝袜里,他伸出舌头,在小腿处轻轻一舔。

      「啊!!!髒…爸爸别舔哪里…行了…爸爸…髒…女儿…女儿…女儿不要…不要…你舔」她发抖着双腿,想逃开楚天的舌头,却没想到被他牢牢的抓在手中,不能动弹。

      虽然隔着丝袜,全部小腿还是被洗刷了个遍,这一下,彻底让田静达到了高潮的顶峰,舔着她那双诱人纤悉的美腿,大鸡吧也达到她的花心,全部鸡巴完整被她的骚穴所包围着。

      「不要了…爸爸…爸爸…女儿…女儿…疼…女儿不要了…」达到花心之后,楚天还在用力往里挤,田静不知道是疼痛还是高兴,眼眶中泪水打转。

      她那双手支撑着全部身材突然崩塌,全部人都睡坐在沙发上,楚天不知疲惫,伸出双手抓住她的那双美腿放在肩膀上,持续狠狠的操着。

      田静气的呻吟道:「爸爸……爸爸……你够厉害……竟然能插进来……这幺深……都插到女儿心里了……厉害……来吧……花心都是爸爸的了……草吧……操烂女儿……用你的大鸡巴操烂女儿的骚穴……来吧……操逝世女儿」这样的动作持续没多久,楚天就感到有些累,放开她的美腿,抱起她的小屁股,让她重回跪姿,腰下使劲,肉棒插在子宫里,动了起来。本身就很包臀的短裙由于大肆离开的双腿拉扯,已经快要破开,胸前西装开口处露出的一对圆乳上乳头晃动,特别是那双媚眼散发着被男人驯服后含情脉脉,楚楚动人。

      肉棒的运动也愈发顺畅,虽然被骚穴里挤压却没有了刚开端「较劲」的感到,而是让双方都享受摩擦,製作快活。

      田静的浪叫声吸引了冷碧莹的到来,楼梯口,冷碧莹坐在阶梯上,一只手伸入自己那性感红唇当中,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模型大鸡吧慢慢插入自己的骚穴,就在一旁一遍自慰一遍观看起来。

      感受着这种腐烂的气氛,

      楚天双手托起她的屁股,肉棒飞速抽插,响声连成一片,藉着这淫靡的气氛问道:「乖女儿老婆,你想不想高潮?想不想让我把你的阴精操出来?」田静听了他的挑逗,知道不能再忍,急喘着喊道:「好……好……爸爸…快…快…快让女儿高潮……好厉害的大鸡巴……太快了……怎幺这幺快……女儿不行了……女儿……女儿……女儿要高潮……要来了……爸爸……用力……操呀……操你的骚货……贱货……贱货……女儿……贱货……老婆……操逝世女儿老婆了……老公……操逝世我吧……」田静眉头紧皱,双唇微张,浑身的肌肉全都在用力,特别是骚穴肉,紧到了极点,而且开端震颤,像自慰器一样的震颤,酥麻的感到直*肉棒,楚天被她这奇特的反响吓了一跳,抽插的同时差点射出来,好在及时把精力集中到活塞运动上,又连插了几十下,终于,她在胡乱的叫嚷声中,高潮来了……眼看着母亲高潮了,冷碧莹丢弃那自慰棒,迅速的小跑过来,蹲在楚天面前,伸出那性感的红唇,仔细的舔着那刚刚和她母亲联合的大鸡吧,仔细的品嚐,仔细的清算着上面的汙渍。

      田静得到了宏大的满足,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慢慢的偏过火看着自己女儿仔细的舔着楚天的大鸡吧。

      「乖女儿…舔的……真舒服……你的小嘴真机动……让你……